一切精卵皆不是素食,不可食用


前言這篇「雞蛋決斷」乍看之下有點「武斷」其實此說非筆
者自創,乃引印光大師之說而繼之也。印光大師對吃蛋與否曾舉支道林
的故事以示眾,其文末云:
雞蛋可食否,此晉時所決斷者。下面筆
者整理了《大藏經》中對吃雞卵與否的相關經文論題,期望閱讀本文後
能將雞蛋葷素與否做一徹底
「決斷」,不再貪戀其極低廉的「營養」(
美其名為營養,實在是貪其美味也)價值,以免去
「當雞」的時候方才
後悔。
—果斌敬撰於華梵大崙山。1997、10、26。

《顯識論》云:「一切出卵不可食,皆有子也」。
—《大正藏》第三十一冊頁882上。

「凡屬有知覺者,皆不宜食,雖無知覺,然有生機,如各種蛋,亦不宜
食。牛奶食之無礙,然亦取彼脂膏,補我身體,亦宜勿食」
—《印光大師文鈔續編‧卷上》頁81。復鮑衡士居士書。


「雞卵之食否,聚訟已久,然明理之人,決不以食為是。好食者,巧為
辯論,實則自彰其愚。何以故?有謂有雄之卵,有生不可食,無雄之卵
,不會生雛可食。若如所說,則活物不可食,死物即可食,有是理乎?
此種邪見,聰明人多會起,不知皆是為口腹而衒己智,致明理之人所憐
憫也。晉
支道林(道林乃高僧,乃依小乘為論耳博學善辯,與其師論雞卵
之可食否,彼以善辯,其師不能屈。其師沒後
(師亡後)現形於前,
手持雞卵,擲地雛出
(指有雞雛從卵而出飛翔飲啄)道林慚謝,師與
卵雛俱滅,此晉時所決斷者」。

按:此事本出《釋門自鏡錄‧卷下》,支道林見師之夢示,猶未能全戒
雞卵,後復食卵,遂夢有夫婦二人,胡跪支道林前云:有子三十,明日
供廚食,從師乞命,願垂矜救,乃銜雞子從支道林前扣破,皆有白衣兒
從內而出。道林覺已深自悔責,遂蔬食終身。(
詳於《大正藏》第五十
一冊頁813下—814上
)。
—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上‧卷二》頁346—347。復真淨居士書。


「喫雞卵之偈,乃妄人偽造,不可依從」
—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上‧卷二》頁485。復蔡契誠居士書一。


「雞卵,吃素之人不可食,以有生機故。即無生機,亦不可食,以有毒
質故也。有謂無雄雞之地,卵無生機,此地甚少。昔一人好食雞蛋,久
則腹中餘毒,生許多雞卵及小雞。諸醫不識其病,張仲景令煮蒜食之,
則吐出許多雞子,及已有毛並無毛之雞。令一生勿再食,食則無法可治
。可知雞卵之禍大矣」!
(按福州吃素佛弟子,往往患乏滋補,藉口無
胚之雞卵,不具生機,儘可食噉,相習成風,貽誤不鮮,幾等於破戒,
故弟子特懇大師開示此文,宜廣刊登,庶可警人,弟子羅智聲謹註。)
—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上‧卷一》頁221222。復羅智聲居士書二。

「蛋不可食!邪見之人云:無雄卵之蛋可食,切勿聽信。又蛋有毒,以
雞常食毒蟲故」。
—《印光法師文鈔三編上‧卷二》頁539。(復唐陶鎔居士書)。


「五葷何在?蔥韭蒜以無聞,蛋蝦子而未嗜,羅卜青菜為無上清齋,黃
薺野藿當珍饈妙味,素口之道通矣」!
—來果禪師《參禪普說》頁56。台北眾生文化出版。85、2。


廣欽老和尚的道場承天禪寺則明文規定:嚴禁攜帶葷食、煙、酒、蛋等
進入。

蓮因寺的懺公師父在錄音帶中一再的開示:「雞蛋不能吃(見蓮因學院
發行的懺公師父開示錄音帶)」。

近代宣化上人更說(錄音帶謄稿):
「吃齋吃個蛋沒有關係!沒有關係
,等你當雞去的時候,就知道是直接從吃雞蛋而來的」。


創作者介紹

Jenny 的 天空

Jenny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