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看治老居士 

三個月後,我為地藏本願經註解本的出版到處募緣,一日到吳鳳路阿姨家。這天正逢阿姨外出,我向表妹募款,表妹出資以後順便問我: 

「助印地藏經能夠消災嗎?」

「當然,一定能夠消災,轉禍為福的,妳最近發生了什麼事嗎?」我反問她說。

「表姊!從前妳常和我聯絡佛事,並募款印經,深覺平安無事,毫無牽掛。最近妳不常來我家,竟然就發生不幸的事。首先是我跌倒,折斷了三枝背骨入醫院就醫四個月;繼而大兒子患了不眠症,導致血壓升高,又入院治療四個月,卻不見功效;後來雖轉至臺大醫院治療數個月,亦毫無結果;醫生遲遲查不出病因,最後只得回家靜養,已經兩個月了,還是不得安眠。」

「我最近因到阿里山,所以未能登門造訪。請別怪我吧!從前阿里山上的人只是深信上帝爺,極少人信仰佛教的,為了開化人心,我到慈雲寺小住一般時期,勸化他們篤信佛教,現在呢,一般人都已皈依三寶,持齋念佛,所以我才下山回嘉義。妳說大兒子身體無恙而患失眠,在我想來,恐怕是亡靈纏身;這以醫學方法是難以自療,但照佛門說法卻是容易得治的。」

「妳說容易,但自去年我化了數千元,請所謂「私家神壇」裏的人辦理,據查是:有一女孤魂纏身,必需用生靈膜拜,還得燒六萬庫錢給她,觀音菩薩始能帶她升天;我聽了就花費了錢照辦,不料還是毫無效果,實在是令人苦惱呀!」

「拜佛及燒庫錢需要數千元嗎?」

「是的,要知道那批人是從遠方來的,不但要雇四輛車,還得加上一頓豐盛的餐飯,拜拜完後請他們吃,還要紅包。另外我還到其他神壇請道士消災補運,也費了許多錢呢。」她這樣的回答。

「當今社會上有許多人,假藉佛教名義,設立神壇,亦有人曾前來與我討論,這到底是由正神,或邪神,來扶其身?」我說:「若心正、且具有高深道德、而能勸化人心,棄邪歸正,自然而然會有諸吉神來扶身,反之若開壇的目的全為賺錢並無道德觀念,則邪神必來附身。佛教主張眾生的佛性平等,應以慈悲為懷,此與外教專以論權力,天命來壓人,使人就範,大不相同,佛教的祭祀亦甚簡潔,只用香、花、水果、素齋、乃至誦讀經典即能消災轉福;人生存於世,追求物質享受乃是為了滿足身體的需要,一旦死了,身體不存在,一切物質又何濟於事呢?何況亡靈在日月之光照不到的陰間裏,只是需要光明;這種光亮乃自內心所發。因其生時不能信仰佛法,以致死後墮入冥途,唯盼在世者能修持佛法,蒙其福力慧光照耀他們,令其解脫。」

「都是因為妳外出了他鄉那麼久,不能教導我,我只好承鄰人好意介紹請神,而盲從他們了。好了,過去由他過去,現在麻煩妳為我誦經,好嗎?她向我要求著。」

「好的。只是現在佛教會正在籌備慶祝佛誕節,我整天奔波為信徒聯絡,恐怕還找不出時間來,不如等到佛誕日過後再為妳誦吧!」

「希望妳早日來臨,可不要失信啊!」表妹盼望地說。

我也告辭回家。這一天返家,在午睡時,忽夢一女孩頭戴草笠,上身穿了一件很舊的白衣,下面穿著長褲,最不相襯的是底下打著一雙赤腳,手上拿著草藍子。我問:

「你是誰?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我是乞丐,向您討錢來的。」

「誰教妳來的?」

「早上您已答應給錢,是地藏菩薩帶我來的。」

我正想看清楚她的面孔,可是,無論如何也看不清楚。接著我問她:「妳需要多少錢?」

「伍角錢。」聽她說完,我心中暗想:如要很多我是無能為力,誰知她不過要伍角錢,這當然容易辦到的。就順手給她伍角錢。

她接錢後說:「您家中藏書豐富,希望能送我兩本,可以嗎?」我答應後到書櫥拿書,便醒過來。

醒後才明白早上承諾表妹之事,已通至冥府,地藏菩薩神力果然不可思議立即帶那位亡靈來催促誦經。在此之前我只曾為自家祖先誦經,不敢隨意外出為他人持誦;今天這位女孩向我討兩本經書和伍角錢,可不正是要我為她誦二部經使她能「悟」與「覺」(與伍角同音同義)?如此看來,這亡靈確屬善類非為惡魂,是不足為懼的。

四月初八午後,我開始到阿姨家誦經,原先計劃誦讀的地藏本願經,因數字繁多,恐不能勝任,只好作罷。改誦「金剛經」和「般若波羅密多心經」。四月初八開始誦第一次。九日又誦第二次,那天晚上,我正欲入睡之際,彷彿見一個白胖的小女孩,穿件綢布類製的金黃色長衫,頸上掛著一條釀繞三圈的金項鍊,睜著一對又圓又大的眼睛,告訴我:「今承蒙您的慈力,使我由乞丐轉變成天女。」說後隨即不見蹤影。

我驚駭地憶起前幾天,她入夢時,衣衫襤褸,而旦顯得又瘦又小,而今天卻變得又白又胖,面容清麗,衣冠華美。佛法確實不可思議!

翌晨,我到表妹家探問病勢,阿姨說:

「昨晚已能真正安睡。」這天我再誦讀一次便告完全結束。

一星期後,再去探望他們,阿姨和表妹同聲說:

「自妳誦經第二夜開始至今都能安睡。今天帶到病院檢查血壓已降低,恢復正常了;」醫生深表驚異,頻問我以何種藥物醫治。表妹順手拿一包謝禮要答謝我。

我辭謝地告訴她:「咱們都是親戚,還要何謝禮。何況我又是在家修持者;本不敢代人誦經消災,因見妳遭此災禍,不能解決,束手無策;實在於心不忍,這才初次為妳誦經,就是換了別人我也不收謝禮的。誦經見效絕不能貪取報酬,如有貪利之念,便會失去效率。但妳假使請出家師父來誦,就例外了,一定要供養他們。因為出家師父拋棄塵世,專心致力佛事,不像在家之人還忙碌種種業務的緣故。」

林看治老居士,台中蓮社之蓮友,信願堅固,老實念佛,於民國八十一年四月十五日(夏曆壬申年三月十三日 ) 預知時至,正念分明,安詳往生,享壽八十有六。今特恭述其往生事蹟,以利有緣,見賢思齊,同生彌陀,同生安養,並祈林老居士,早日乘願再來,廣度眾生,滿菩提願。

林老居士於自行化他之餘,尚孜孜不倦著有《念佛感應見聞記》,叨蒙雪公恩師題字及賜序,自民國五十八年八月初版伍仟壹佰冊,迄往生前共出書五十六版,冊數達十餘萬冊,其他各處印行結緣及流通者,亦不計其數,其內容並有數則被收入《淨土聖賢錄》,並有依其內容製作錄音帶及電台廣播而流傳者,可謂廣結西方數萬緣矣。閱該書而發心念佛者,時有所聞,甚至遠在國外,亦有因閱讀該書而特地來臺求見者,該書感人之深,由此可見一斑,遺著另有《佛說阿彌陀經淺講》、《勸修念佛法門淺講》等數種。

林老居士多年修行體驗,認為能知念佛求生西方,乃人生最大之善根福報,常謂「修行無別修,只要識路頭,路頭若識得,生死一齊休」,並盛讚:「念佛法門乃無上至寶」。老居士早年隨緣說法度眾,晚年加強念佛功夫,自言修行宜趁早,自覺早年幸蒙恩師指導,奠定念佛基礎,否則年歲日長,體力漸衰,每有力不從心之感。復勸老年人更宜加緊念佛,求生西方,否則來日無多,若無常一至,耽誤往生大事,後果不堪設想。

林老居士於蓮社常住護持四十年,在長期儒佛說法經筵之薰習下,更體會行解相應之重要,至往生前兩年,已日課六萬聲之佛號,自修時雙眼垂簾,手持念珠,作金剛念,共修時則隨眾出聲念佛,幾乎除睡眠、飲食之外,終日沐浴佛號之中,林老居若遭遇拂逆,皆是業障現前,更應加強念佛,求佛加被。最喜印光袓師所云:「應當發願願往生,客路溪山任彼戀,自是不歸歸便得,故鄉風月有誰爭」,特將此偈置之案頭,提醒自己,娑婆是作客,極樂是故鄉。而且寮房,四壁蕭條,唯置印光祖師所書「一心念佛」墨寶以策勵自身精進念佛,並深覺雪公恩師往生前所一再囑咐之「少說一句話,多念一句佛,打得念頭死,許汝法身活」,實為當今末法惡劣環境修行之一盞明燈矣。

林老居士於六十歲即備妥身後事,往生前兩年復交付臨終注意事項,往生前一週即向蓮友云:「吾將回家矣」,且連續讚言:「真實有極樂世界」,往生前兩日自覺身體較為虛弱,由兒孫請回自宅,蓮友及眷屬陪之念佛,於往生前一日午後,向蓮友云:「已見阿彌陀佛,定蒙接引往生」終於次日晨七時廿分,在蓮友及眷屬之助念「阿彌陀佛」聖號中,於自宅正念分明,頃刻之間,安詳西歸,至不斷佛號廿四小時之後更衣時,欣見其滿面笑容,亦如生前之慈容,見聞者咸讚歎不已,祝其已如願往生極樂矣。林老居士於民國八十一年四月廿六日舉行告別式及荼毘典禮,蓮友相約前來念佛,途為之塞,足見其平日修持,功不唐捐,感人至深,火化後,復得舍利子數百餘顆,亦顯其念佛功深,因果不爽矣。

善導大師云:「若論學解,一切法門,皆應當學,若論修持,須擇契理契機者,方有實益」。念佛一法,因賅果海,果澈因源,最為契理契機,實乃世尊出世度生,令皆能今生即了生死之本懷。吾人由林老居士之誠敬念佛,終得往生蓮邦之事蹟驗之,信而有徵。普願見聞,老實念佛,同生極樂,同成正覺,則何幸如哉。而林老居士,以一白衣女流,竟得自行化他數十載,末後安詳生蓮邦,其如雪廬老人之「始信西方諸上善,真能乘願化身來」歟。

引用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t_UClIWTHhzAUrauNrIfysF0uaZjHg--/article?mid=22929

創作者介紹

Jenny 的 天空

Jenny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