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可思議的梵咒---除蠱記心一居士

「佛母大孔雀明王結界縛魔身印咒」

 

「那種痛苦………你們是無法體會的,就算我說破嘴,用盡一切形容詞,也無法描述那樣的折磨………」,殷樺師姐斷斷續續的,鳴咽般的聲音,陷入極大痛苦的回憶中,幾度中斷,幾度掩面啜泣;實在不忍心讓她再回到那不勘痛苦漩渦裡,但她很勇敢,堅持分享她的故事,在場的師兄師姊們也不停的加油打氣,支持她的見證。

民國九十九年初,李心源老師在樂崇輝居士的鼓勵下,在大乘精舍成立「梵咒研習班」傳梵音咒語。殷樺則於同年底,經由樂居士引介加入;初來之時非為學咒,而是問事解決問題來的。

「為了解除痛苦,唯有結束自己的生命,我用盡各種方法,幾乎可以寫一本完全自殺手冊了!前後九次,每次都在關鍵時刻被救回來。從八十四年發病,到遇見心源老師,整整十五年,看遍中西醫,求神問卜辦法會,差不多已經散盡家產了,最多是稍微好一陣子;這種病發作時全身奇癢難熬,體內又像有萬千條蟲子在鑽動,最嚴重的是身體會發出一股像腐屍又像臭水溝的味道,我每天都要洗好幾次澡,臭味卻怎麼也揮之不去。本來經營的早餐店生意一直很好,得了病以後就一落千丈,有那位客人能忍受這種怪臭味呢?連員工也跑光了!最後只有關門大吉一途!而我的兩個兒子也和我不太親,那時他們年紀小不懂事,老是嫌媽媽好臭。到後來除了看病,我幾乎足不出戶完全封閉自己。近些年我已認命了,該受的就受吧!一直到去年我感到生命好像快枯萎了,心裡反而有些高興,才想起先師過世前有交待,要我去看看樂居士,但我實在很怕見人,所以這件事就一直拖著。」殷樺的心情應該是比較平緩了,還能語帶幽默,嘴角看似也有一絲絲的笑,但那個笑容好像也是裝了滿滿的苦味。

其實,殷樺的佛緣甚早,二十多年前就曾在慈雲雜誌當義工,兩個妹妹是出家比丘尼,跟過一位已圓寂的師父學佛,這位師父和樂居士也頗有交情。殷樺自知大限將屆,為了不辱師命,終於鼓足勇氣,忐忑不安的來見樂居士。問明來意,樂居士很懇切的開示和鼓勵,期能解其心結,並破例為殷樺卜一易卦,結果卦象顯現「得貴人助,命不該絕」。於是他交待心源老師,看能不能幫上一把。

心源老師在大乘精舍有固定的授課時段,就約了上課時來;當殷樺出現在大家面前時,大家不約而同的面色有變(同學們修得太差?),確實也聞到一股異昧,眼前的人臉色枯槁暗沈,毫無生氣。

「您被人下了蠱,而且時間太久,蠱毒和您差不多合為一體了!」心源老師劈頭就這麼說,而殷樺只是露出無助的眼神完全接不上話。

「您要暫時解決,我們可以幫點小忙,要永遠解決就得看您的信心和毅力夠不夠了。您和我們共修一次看看吧!只怕醫身容易治心難呀!」心源老師將她安排和大師兄龍哥坐一起,並負責輔導她。

照慣例,我們是先共修後上課教新咒,為了殷華,心源老師改變進度,教了另一個新咒。

 

「嗡瑪哈瑪由哩也 沙爾瓦 嘎拿巴底 幫塔幫塔 護m 帕的史哇哈」這是「佛母大孔雀明王結界縛魔身印咒」。

「瑪哈瑪由哩也」是佛母大孔雀明王的稱號。

「沙爾瓦」是一切。

「嘎拿巴底」是護法主或護法神。

「幫塔幫塔」是結縛,也就是結界和縛束。

「護m」是召請、呼喚或祈求。

「帕的」是一種具有神秘力量的咒音,可以說是霹靂一聲,瞬間發生或成真。意即:奉佛母大孔雀明王,召請一切護法神幫忙護祐,同時有結界伏魔之功效。

 

「佛母大孔雀明王經」因見如老和尚三十餘年的推廣,如今幾乎已成為顯教經典,但明王經中計有三十八首咒語,並無此結縛咒,此咒乃收於房山石經中,威力強大;而孔雀除毒眾所皆知,於是交待殷樺每日勤誦,最少一百零八遍,不可一日中斷,下周再學「尊勝咒」,以消除業障,保命延生;爾後每周共修一次,快者一個月,慢則三個月,應可除其蠱毒。

據殷樺所說,第一次共修時,依指示只要一閉上眼晴,用耳朵專心聆聽就好。但在那一個小時多的共修中,她恍如經歷一場生死搏鬥,閉著眼晴卻看到很多恐怖的景象,幾次忍受不住張開眼,只見心源老師就在面前瞪著她看,她又迅速閉上眼,到後來好像不怕了,心也比較安定下來,共修完她說好像睡了個好覺,好久好久都沒睡得這麼舒服。

人有惰性,何況殷樺的靈識也受了傷,或者應該說是智能方面受到損害,有時會忘記了要持咒這回事,有一天她完全忘記了,到了晚上還在看電視,突然電話響了,是心源老師的聲音:「妳今天都沒持咒哦,還在看電視喔!」殷樺說她嚇得整個人跳起來,好像也變清醒了,之後就再也沒忘記每天的功課。兩個月過去了,殷樺真的很乖,從未缺課,說什麼做什麼,病也沒再發作,身上氣味也消失了,她很高興,容光煥發,笑得燦爛;但她真正的心靈重建之路才要開始。

殷樺覺得病好了。又得到大家不斷的鼓勵與祝福,她渴望走出來重新面對社會,於是試著去找工作,可是一連做了好幾個工作都不長久,有的甚至不到一個禮拜就被辭退了!信心備受打擊之下開始胡思亂想,以為她身上的味道又回來了,而且變得有些執拗和逃避。幸好某次法會的發心而找到癥結所在。

每年的農曆七月和十二月我們都會舉辦不對外公開的藥供法會,恭誦梵咒以超薦冤怨,殷樺很發心,每次都會準備很多供品,她的廚藝好,做出來的素菜很受歡迎。去年,七月的那次法會她作了四大盆素菜,當她送來時被發現臉色慘白,追問之下才說為了這些菜忙到天亮,才做好趕了送來,足足花了十幾個小時,令人聽了實在不忍心,可是就這些菜色而言不應該花這麼多時間呀!心源老師看在眼裡,法會後即找殷樺懇談。

「過去幾個月,我一再跟妳說『身毒已去,心魔未除。』妳就是無法理解,教妳的一些方法好像也做不來!妳知道為什麼工作做不久嗎?為什麼煮四個菜要花十幾個小時?」心源老師眼晴直盯著殷樺等待答案。

有一種心理學的理論叫「肉票愛上綁匪」,殷樺的狀況就有點類似。

在漫長的十五年中,不但要忍受身體的痛苦,精神上更飽受折磨,她失去健康,失去事業,失去朋友;到最後連自信也沒有了!長時間自我封閉的結果,除了社交等許多能力會退化,竟也習慣於這種類似自閉的精神狀態,在這種狀態下內在的運作效率自然變差,影響所及手腳行動也變緩慢了,但自己不會有這種感覺,所以還是認為良好;她在工作上一再被辭退的主因就是效率太差,老板都嫌她手腳太慢了,也就是說現在的她是身心不協調的。心源老師要她去回憶未發病前,做同樣的一件事情和現在有沒有差別?她也承認過去她可以在鐵板上一次煎八張烙餅,煎得又快又很圓,現在一次煎兩張烙餅都有些欠圓。經過深入的剖析,殷樺應有更進一步的理解,但習性一旦養成要改變又談何容易?

最後心源老師問她,以前開店風光時的一些情景還記不記得?殷樺回答記得。「好!從現在開始除了每天的功課,只要有時間妳就觀想妳在煎烙餅,像從前那樣烙餅圓些,各個細節,觀想得越仔細越好,不斷的重複不要嫌煩,下個禮拜上課我再和妳討論,同一時教妳增長記憶的咒語。」

習性的改變不是懂得道理就可以,用相對性的方式,不斷的練習再練習,一直訓練到設定的習性取代舊習性,完全變成不經思考的自然反應時才算成功。經過半年的「逼迫」,各種情境觀想,然後實作;般樺總算脫胎換骨了,她自己也說有幾次在持咒當中,突然出現靈感,使她得到更好的方法,也更相信會一天比一天更好。

過年前有位師姊找她一起合夥開店,大兒子今年要結婚,小兒子也獲得一份高薪的工作,最安慰的是兩個兒子都很孝順,曾經疏離的親情缺憾彌補得圓圓滿滿;如今她最大的心願是更精進,告訴更多人諸佛菩薩的慈,梵咒的不可思議。(完)

 

此文轉載自慈雲雜誌第429期,歡迎轉載功德無量!

 

引用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MnIihWOVQE4C2hV2uVYPQAs-/article?mid=17235

 

 

國語發音:

嗡  瑪哈瑪由哩耶  沙爾哇  嘎拿巴低  班答  班答  吽  呸  司哇哈

 

受蠱毒蟲害者,自誦此陀羅尼可解。

 

引用: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so3qZkWTExbaL_GEr7EePezdqA--/article?mid=66072

創作者介紹

Jenny 的 天空

JennyOn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